vreal倒闭事件引发思考VR直播“无路可走”?

  vreal成立于2016年4月。成立之初,vreal就以成为VR直播中的“Twitch”为目标。当时Twitch是美国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之一,每月拥有超过150万用户上传视频,日用户访问量超过1亿。以Twitch为目标的想法,让vreal一开始便以

  通过为主流的VR头显提供实时串流功能,vreal允许主播能够将其游玩的VR游戏实时分享给其他用户。vreal还为用户提供了多视角的观看方式,用户既可以从主播的视角来观看直播,也能以俯瞰的方式进行观看。

  除了提供沉浸式的VR游戏直播外,野心勃勃的vreal还试图在直播中构建一个社交平台。直播平台大多都会提供一个大厅让用户选择观看的内容,但与普通的直播平台大厅不同,vreal构建了一个可多人在线D虚拟大厅。在这个大厅中,用户可以构建自己的3D形象,在大厅中移动,并通过表情选项表达自己当前的心情。

  可以说vreal一开始就展现了其在VR直播方面的野心:通过游戏直播以及社交娱乐,构建一个全民娱乐的VR直播“帝国”。

  2018年2月,vreal完成了1170万美元的A轮融资。经过近两年的发展,vreal的发展方向依旧十分明确:专注于游戏直播以及社交娱乐。除了进一步开放并推进平台发展外,vreal还引入了两名资深的行业专家,其中一名便是曾负责过《半条命2》、《传送门》等系列游戏的原Valve主创Chet Faliszek。此外,vreal还与Hyper RPG、Machinima等游戏内容创作者展开合作,完善vreal平台以吸引更多游戏玩家。

  但随后的事情,大家已经非常熟悉。2019年8月7日,vreal正式宣布停止运营,并发布官方公告解释了停运的原因:VR行业发展不如预期以及平台理念过于超前。

  vreal的停运给VR直播泼了盆冷水,停运的公告也直言了行业发展的不如预期。那么VR直播当前发展如何呢?

  事实上,在5G的应用场景之下,VR直播已然迅速发展。自2018年以来,各类大型的VR直播活动不断出现。

  提到VR直播,行业领头军NextVR自然不会错过。自2012年转型制作VR内容以来,NextVR已为美式橄榄球NFL联赛、美国职业摔角WWE以及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NBA等多个大型赛事提供VR直播(具体内容可详见《改进直播方案、增加硬件支持、拓展合作关系,NextVR偶像包袱背得飞起!》,感兴趣的读者请自行点击蓝字阅读)。

  用户可以通过Oculus Go以及Gear VR下载这一应用,并前往名为“Inside the NBA”的虚拟演播间,观看实况赛事、比赛重播以及精彩集锦。借助英特尔全新的True VR摄像机,“NBA on TNT”为用户提供了自由的观看视角以及沉浸式的临场体验。

  在2019年3月举办的第26届《东方风云榜》音乐盛会上,上海电信也与动感101合作,为当晚的音乐盛会带来一场VR直播。

  在观看演出的最佳位置,上海电信布置了一台VR摄像机。通过现场布置的5G网络,电信将拍摄的VR视频上传至上海总部的云端多功能视频转码服务平台,并转码剪辑成VR内容进行直播。通过官方提供的VR头显,不论身处那个位置,现场的观众都能利用VR头显获得最佳的沉浸观看体验。

  同样在2019年3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场庭审上,政府官方采用了VR技术进行了庭审现场的VR直播。

  借助官方提供的VR头显,围观群众能够自由选择观看的角度,近距离地听取法庭辩论,感受现场法槌的敲击。通过沉浸式的观看,群众能够以更直观的方式旁听庭审,学习法律知识,[2019-09-09]与会专家就金融业开放、科技进步为京台金融合作带来的机遇和合作,感受现场的严肃气氛。

  从上述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VR直播当前发展并非“此路不同”。为什么很多人不喜欢吴秀波和海清在一,强烈的沉浸感以及更加真实的互动体验,是VR直播与传统直播相比最大的优势。在大型赛事的直播上,VR直播能为观众提供最佳的观赛位置,强烈的沉浸感让观众能够更容易感受到现场的热烈气氛,场景内的自由移动也为观众提供了真实的互动体验。

  但在提供强烈沉浸感以及互动体验的同时,VR直播对网络、设备以及拍摄技术也有着较高的要求。这让VR直播在现阶段,还很难应用于个人直播以及小型的活动之上。因此,以政府、大型机构或企业主导的赛事、演唱会等大型活动成了VR直播当前最佳的应用场景。

  由此反观vreal的发展策略,或许能找到vreal停运更深层的原因。发展之初,vreal就向以Twitch为代表的传统直播看齐。在内容来源方面,vreal选择了依靠用户提高内容的UGC模式;方向上则以VR游戏直播、社交娱乐为主。这一发展策略并非错误,但在VR直播尚未成熟的当下,正如vreal自己所言,这一策略或许太过超前。

  首先,在内容来源方面,当前VR直播对设备、拍摄技术要求极高。VR用户在直播市场本就小众,能够熟练掌握VR直播技能并提供优质的体验的用户更是寥寥无几。在2019年4月的韩国男子团体EXO的VR直播中,曾有过多次VR直播经验的SM公司便在直播中“翻车”,EXO成员之一吴世勋的脸在直播中严重变形。有经验的大型公司在VR直播上尚且会出现严重失误,更不用说“势单力薄”的个体用户。

  其次,在直播内容方面,对vreal而言,只专注于VR游戏直播的发展方向也有些过于狭隘。当前VR游戏的发展本就不够成熟,大量类型相似、玩法单调的低质游戏充斥市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优质的VR游戏本就稀少,又从何去提供优质的VR游戏直播内容?

  而在社交方面,VRPinea此前就有提及,VR社交仍然处于尚未成熟的“技术驱动阶段”(具体内容可详见《还未脱离技术驱动阶段的VR社交,其应用与硬件究竟“是敌是友”?》一文,感兴趣的读者请自行点击蓝字阅读)。何况于VR直播而言,额外增加的VR社交功能只能算 “锦上添花”,却无法“雪中送炭”。在内容无法支撑起直播平台的时候,不成熟的VR社交功能亦无力回天。

  对vreal来说,VR行业的发展不如预期确是其发展受阻的一大原因,但过于看齐传统直播,未能分清传统直播与VR直播之前的区别,从而导致发展方向过于超前,或许才是vreal停运的根本原因。

  总体来看,随着5G的发展及快速落地,VR直播将迎来一波迅猛发展。强烈的沉浸感和真实的互动体验为VR直播发展带来的机遇,但硬件、技术以及网络上的高要求,也让VR直播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集中在大型机构主导的大型活动之上。而vreal期望的“VR全民娱乐直播”,或许还要再等等。

本港开奖直播| 静心阁单双中特| 王中王生活幽?解一肖| 天堂鸟心水论坛| 太阳心水论坛| 招财进宝高手心水论坛| 买马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马会特马资料图库资料|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