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音乐 纽约爱乐的主场:大卫·格芬大厅

  纽约爱乐乐团在星海音乐厅的广州首演余音绕梁,演出经验丰富如乐团首席黄欣也对星海音乐厅的声效赞不绝口:“(27日)早上排练的时候,我们还觉得有点不习惯,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不过,在晚上演出全场满座的时候,我希望获得的效果全都齐备了,而且这种和观众的亲近感让大家很受感动。

  乐团首席对星海音乐厅声效的赞美是准确且发自内心的,但以乐团驻厅大卫·格芬(David Geffen Hall)作参照或者不算公平的比较。纽约爱乐的 “驻地” 在声效上有极大的争议,它甚至还和著名的卡内基音乐厅有过一段不平静的往事。

  纽约爱乐的驻地音乐厅只有一个,但名字更换过三次。1962年建成时被称为爱乐大厅,1973年更名为艾弗里·菲舍尔大厅,2015年再度更名为大卫·格芬大厅。音乐厅所属的林肯表演艺术中心(Lincol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简称:林肯中心)位于纽约第65大道的百老汇,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综合体,纽约爱乐乐团是第一个宣布进驻林肯中心的艺术团体,随后加入的包括大都会歌剧院、纽约州立剧院、朱莉亚音乐学院等。

  1962年启用的音乐厅(爱乐大厅),由美国建筑师麦克斯·阿布拉莫维奇、哈里森·阿布拉莫维奇设计,声学设计则是大名鼎鼎的里奥·贝拉尼克执掌的 BBN(Bolt, Beranek and Newman)完成。

  贝拉尼克是 “鞋盒音乐厅” 最坚定的支持者,他的设计与波士顿交响乐大厅近似,都是采用鞋盒形的设计。按照贝拉尼克最初的设计方案,这个音乐厅的座位数量应为2400座,声学设计师也配合这个座位数量设定相应的声学数值,林肯中心最初也同意这个设计方案。

  然而,著名的《纽约先驱论坛报》及其 “评论家” 们在关键的舆论节点上突然发难,认为需要大幅增加音乐厅的座位数量,大幅扩容音乐厅舞台的面积。贝拉尼克即时对林肯中心管理层提出警告,指这种扩容很可能导致最初的声学设计失效,效果无法预期,但他的意见并未得到采纳,音乐厅座位数量最终扩展至2738个,与同城的卡内基音乐厅基本持平。

  爱乐大厅在1962年9月23日正式运营,开幕音乐会由莱昂纳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指挥纽约爱乐演出,音乐会的主持由著名的戏剧女高音歌唱家艾琳·法瑞尔、男中音歌唱家罗伯特·梅里尔担任,并在 CBS 电视台向全国直播。音乐厅开幕周请到当时在卡内基音乐厅常规性登台的美国乐团参与,其中就包括波士顿、费城、克利夫兰交响乐团。

  根据当时留下的记录,多位观看演出的记者对音乐厅的声效提出质疑,但也有指挥家认为这种声效相当优秀。不过,随着演出增多,对音乐厅批评的声音越来越多。

  其不足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首先,音乐厅舞台过大,缺乏足够的反射装置,乐手常常处于听不清彼此的状态,低音弦乐声部的声量显得尤其细小;两侧墙面距离过宽,导致早期侧向反射过弱,声音的强度不足;贝拉尼克典型的云状反射吊顶本应对增加混响水平有帮助,但吊顶离地过高,以至于无法获得应有的饱满浑厚的声响效果。

  为了改善声学效果,爱乐大厅至今经历过两次重大的改造,其中一次还直接导致音乐厅的更名。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林肯中心为了筹集改造资金,决定出售音乐厅的冠名权。最终,林肯中心董事会成员,美国著名的音响制造商艾弗里·菲舍尔以1050万美元(相当于现今的5900万美元)获得冠名,音乐厅随即在1973年更名为艾弗里·菲舍尔大厅(Avery Fisher Hall)。

  随后开始的改造包括拆除并改造音乐厅的内部,同时移除音乐厅著名的艾奥利安·斯基纳管风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被移除的管风琴后来被安放入加州著名的水晶大教堂,融入原本已有的管风琴中,使得这个教堂拥有当时世界最大的管风琴。

  第二次的改造是德国指挥家库特·马祖尔任内的1992年进行,音乐厅两侧的墙壁和吊顶被安装上凸面枫树实木反射板,而这种木材也是经过精挑细选和精细打磨,尽可能减少木纹的粒状粗糙外表,最大限度增强声音的反射;其它新装的声学材料统一以有机玻璃填充内部,消除谐振。不过,遗憾的是,这些装置都未能对音乐厅声效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2014年,林肯中心董事会宣布以1500万美元从费舍尔家族回购音乐厅的冠名权,并即时开放音乐厅新一轮的冠名竞标,目的是为5亿美元的天价改造筹措费用。梦工厂的缔造者之一、美国著名的音乐、电影制作人、娱乐行业巨头大卫·格芬以1亿美元投得冠名。2015年,音乐厅更名为大卫·格芬大厅。

  关于音乐厅最初大幅扩充座位数量以至于为后期埋下隐患的往事,业界有不少揣测,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和卡内基音乐厅的纠葛。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林肯中心兴建计划落实以前,纽约爱乐乐团一直是卡内基音乐厅最大的客户。当时美国音乐产业布局正处于战后的变更期,卡内基音乐厅持有者小罗伯特·E·西蒙向纽约爱乐提出由乐团收购音乐厅的建议,儿童性格怎么培养?,但遭到乐团以林肯中心的爱乐大厅即将启用为由拒绝。

  至1960年,新音乐厅建设如火如荼时,小罗伯特预感到纽约不可能同时拥有两个超大型的音乐厅,于是准备将卡内基音乐厅出售予发展商进行拆除并兴建摩天大楼。正是在这个关键节点上,林肯中心爱乐大厅才会采纳大幅扩容的建议,目的是最终取代卡内基音乐厅成为纽约最大型的音乐厅。

  幸好,在著名小提琴演奏家艾萨克·斯特恩牵头发起保护卡内基音乐厅的行动,1960年,纽约市政府在特殊立法程序的支持下,以五百万美元从小罗伯特手上买入卡内基音乐厅的地权;同年5月成立非盈利的卡内基音乐厅公司;1962年卡内基音乐厅获得国家历史地标的头衔,免于被拆除的命运。

  至于之前提及的大卫·格芬大厅的5亿天价改造项目,2018年,英国海特里克设计工作室(Heatherwick Studio)创始人托马斯·海特里克获委任领导新的设计团队对大卫·格芬大厅进行全面的改造工程。改造后的音乐厅将同时兼顾林肯中心名人堂的角色,以表彰表演艺术、电影行业的杰出人物。这项举世瞩目的工程如果按计划在2019年动工,PowerPoint的模板和母版有什么区别?,纽约爱乐将至少有两个乐季需要另觅其它演出场所。■

  音乐,是流动的建筑;音乐厅,是凝固的和弦。旋律无形有相,勾勒岁月轮廓;砖瓦雕饰,虚实相映,叩响美学之门。“厅·音乐” ,解构音乐与建筑语境。

  广州广播电视台 FM 102.7 汽车音乐电台 “古典星空” 栏目主持、知名古典音乐鉴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港开奖直播| 静心阁单双中特| 王中王生活幽?解一肖| 天堂鸟心水论坛| 太阳心水论坛| 招财进宝高手心水论坛| 买马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马会特马资料图库资料|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神龙|